“扫除雷患是我们共同的责任”——记中柬赴黎维和官兵合作排雷

新华社贝鲁特12月21日电 通讯:“扫除雷患是我们共同的责任”——记中柬赴黎维和官兵合作排雷

黎巴嫩南部与以色列临时边界“蓝线”两侧,人烟稀少。每个工作日,这里都活跃着许多手持探雷器、身穿防护服的年轻官兵,他们是来自联合国驻黎巴嫩临时部队(联黎部队)中国维和部队和柬埔寨维和部队的扫雷作业手。

执行扫雷任务半年来,2000多枚反步兵地雷被销毁,其中中国分队共协助柬埔寨分队销毁地雷997枚,近万平方米土地排除危险隐患,中柬任务雷场清排工作渐入尾声。

“轰隆!”每到晌午时分,中方负责的任务雷场总会传来一声巨响。“只要中国扫雷官兵来雷场一天,必能探测出以色列在上世纪70年代布设的4号反步兵地雷,并成功将其销毁。最多时一天能销毁20多枚。”中方扫雷监督员张存宁自豪地说。

两支部队负责的任务雷场位于“蓝线”靠近黎巴嫩一侧的山坡上,相距600余米。自今年6月12日中国第18批赴黎维和多功能工兵分队首次来到这里,两支部队即开始携手扫雷。

现在很多人听风就是雨,这就给很多不法商人可乘之机,大量的二手口罩上线害人还不够么?

雷场布设年代久远,受多年雨水冲刷等因素影响,雷场地物改变较大。开展扫雷作业两个多月时,中国扫雷官兵在任务雷场内发现一条从山顶到山脚、宽3米的地带遗失地雷较多,且探测出的地雷几乎都发生了位移。

任务区开启之初,柬埔寨分队首先通过综合扫雷车协助中方开辟一条安全通道。随后,中国扫雷官兵在安全通道内打下起始桩、拉好警戒线、设置好探雷器调试坑、划分出6个作业通道,正式开始执行雷场清排任务。

最后说一句,双黄连口服液不要抢购,这个东西只有你得了肺炎疫情后才有效果,这个效果还是未知之数,当然稍微采购一些当做日常储备还是可以的,对感冒发热什么都是有效的!话又说回来了,大量双黄连口服液被抢购,一些真正需要双黄连口服液却买不到,便宜了那些以此牟利的不法商人,何苦来哉呢?

不过,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还回应称双黄连口服液对病人如何有效,还要做大量试验。质疑声也由此展开,比如:一些初步证据提示双黄连口服液可能能够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正在开展研究,但目前尚无有力的临床试验证据,证明其对新型冠状肺炎的疗效。

“扫除雷患是我们共同的责任,共享和平是全世界人民共同的心声,期待与柬埔寨有更多的交流合作。”中国第18批赴黎维和部队指挥长高朝宁说。

随着中柬雷场传来“轰隆!”“轰隆!”巨响,柬埔寨雷场每天都会出现中国爆炸物处理小组成员的身影。

张存宁立即带领扫雷骨干进行勘察,并根据现场情况做出判断:这里应该是一条干涸的小溪,地雷很可能被冲到了雷场以外。然而,探雷器最大探测深度只有20厘米,冲刷地雷极可能成堆,人工作业非常危险。

值得关注的是,一直服用双黄连口服液对身体也是有害的,没有生病的人服用双黄连口服液势必对身体造成伤害(你一直喝它,也会胃寒,会有耐药性,会不舒服),是药三分毒的道理大家应该都懂!除此之外,从2月1日开始,买退烧,咳嗽药要登记,买着买着,你就登记在册了,也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没事别惦记着吃药。

柬埔寨分队得知这一情况,主动把综合扫雷车开进了中国雷场,经过大面积筛查后,果然在雷场外围发现了堆积的5枚地雷,当天便交由中国官兵销毁。

在一次扫雷经验交流中,柬埔寨维和官兵恳请中国多功能工兵分队提供帮助,解决他们雷场无法处理地雷的难题。随后根据联黎部队下达的任务指令,中国多功能工兵分队爆炸物处理小组开始向柬埔寨分队人工扫雷小组提供技术支持。

权威专家指出,早有研究结果得出一个结论,双黄连口服液对新型冠状病毒是有“抑制”而非“预防”或“治愈”,说白了,就是说明喝双黄连口服液并不就能防御、治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所谓“抑制”,就是你得先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才能“抑制”,既然你得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那你就要先去医院隔离了,去了医院,医生自然会将双黄连口服液送到你面前,所以大家不用急着抢购。

“感谢中国维和爆炸物处理小组的帮助,我们的扫雷工作才得以顺利进行!”12月中旬,中柬双方同联黎作战部官员在雷场交流扫雷工作事宜时,柬埔寨分队指挥长卢克·沙腊依向中方表示感谢。

Theme: Overlay by Kaira Extra Text
Cape Town, South Africa